各地法考
010-8343-3366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法考試題 > 主觀題 > 歷年試題 >

 2020年法考公告預約

姓名

手機

驗證碼獲取驗證碼0s

2019年法考主觀題考生回憶版《刑法》答案解析

2019-10-31 11:31:12 來源:中公法考

>>> 中公法考交流群:831761092

>>>中公法考微信公眾號: offcnlaw

>>>中公法考考試咨詢中心


刑法試題答案解析

一、洪某、藍某搶劫一案

(一)洪某:構成搶劫罪(致人死亡)或者搶劫罪(致人重傷)和過失致人死亡罪的數罪并罰。

1.洪某對被害人趙某實施暴力壓制反抗,劫取趙某財物的行為,構成搶劫罪。

2.洪某以殺人手段劫取財物后,誤認為被害人趙某已經死亡而實施“拋尸”導致趙某淹死的行為,屬于因果關系認識錯誤中的事前故意,對此應如何認定,有以下兩種不同觀點:

(1)觀點1:洪某構成搶劫罪(致人死亡)

該觀點主張將前后兩個行為視為一體進行整體評價,洪某以殺人手段實施搶劫后的毀尸滅跡行為并不異常,沒有中斷搶劫行為與死亡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,洪某的暴力搶劫行為與趙某的死亡結果之間具有相當因果關系,洪某成立搶劫罪(致人死亡),屬于搶劫罪的結果加重犯,應在加重法定刑幅度內量刑。

(2)觀點2:洪某構成搶劫罪(致人重傷)和過失致人死亡罪,數罪并罰。

該觀點主張嚴格恪守行為與責任同時存在原則,前后兩個行為分割來看,洪某的第一個暴力搶劫行為客觀上未造成死亡結果,但經鑒定趙某在死亡前頭部受重傷,重傷與搶劫行為有因果關系,因此應認定洪某構成搶劫罪(致人重傷),屬于搶劫罪的結果加重犯,應在加重法定刑幅度內量刑。洪某實施第二個“拋尸”行為時,已經不存在對趙某進行暴力傷害的故意,只能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。因此,洪某構成搶劫罪(致人重傷)和過失致人死亡罪,兩罪并罰。

(注意:觀點展示以后,需要作出觀點選擇,發表自己的看法。)

3.對于搶劫的犯罪事實,洪某成立特別自首,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。洪某因涉嫌詐騙被采取強制措施后,如實交代了自己1995年的搶劫罪,雖然公安機關知道該犯罪事實,但一直未發覺犯罪嫌疑人。洪某屬于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,成立特別自首。對此特別自首的行為,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。

4.就追訴時效而言:搶劫罪(致人死亡)或者搶劫罪(致人重傷)的法定最高刑為死刑,追訴時效為20年。“公安機關一直未能破案”說明公安機關對此已立案偵查,而洪某逃避偵查(逃至乙市),屬于訴訟時效延長的情形,對洪某的追訴不受追訴時效的限制,仍可追訴。

(二)藍某:構成搶劫罪(致人死亡)或者搶劫罪(致人重傷)。

1.洪某、藍某成立搶劫罪的共同犯罪。

主觀上,洪某、藍某具有共同搶劫的故意?陀^上,兩人有共同的搶劫行為。藍某與洪某共謀搶劫,洪某使用暴力壓制趙某反抗劫取財物,藍某打探趙某行蹤,并實施取財行為。因此,兩人成立搶劫罪的共同犯罪。

2.對于趙某的死亡,藍某是否需要承擔刑事責任,依據上述對洪某“拋尸”行為認定的不同觀點,對藍某的刑事責任承擔問題也有兩種不同觀點:

(1)觀點1:藍某構成搶劫罪(致人死亡)

按前述觀點1,趙某的死亡與共同搶劫行為有因果關系,藍某構成搶劫罪(致人死亡),屬于搶劫罪的結果加重犯,應在加重法定刑幅度內量刑。

(2)觀點2:藍某構成搶劫罪(致人重傷)

按前述觀點2,趙某的死亡與共同搶劫行為沒有因果關系,系洪某過失導致趙某死亡,藍某不需要為洪某的過失行為承擔責任。經鑒定趙某在死亡前頭部受重傷,重傷與共同搶劫行為有因果關系,藍某構成搶劫罪(致人重傷),屬于搶劫罪的結果加重犯,應在加重法定刑幅度內量刑。

(注意:觀點展示以后,需要作出觀點選擇,發表自己的看法。注意前后觀點的邏輯一致。)

3.就追訴時效而言:搶劫罪(致人死亡)或者搶劫罪(致人重傷)的法定最高刑為死刑,追訴時效為20年。如果20年后認為必須追訴的,需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。藍某不存在導致追訴時效中斷和延長的情況,案發時已經超過20年追訴時效,如果認為必須追訴的,需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。

(三)洪某和藍某構成搶劫罪的共同犯罪。

洪某和藍某有實施共同搶劫行為的意思聯絡,且實施了共同搶劫的行為,兩人構成搶劫罪的共同犯罪。

由于洪某的行為構成搶劫罪(致人死亡),或者搶劫罪(致人重傷)與過失致人死亡罪,數罪并罰;藍某的行為構成搶劫罪(致人死亡)或者搶劫罪(致人重傷)。所以,具體而言,二人在搶劫罪(致人死亡)或者搶劫罪(致人重傷)范圍內成立共同犯罪。

二、洪某租車后質押騙取借款案

1.洪某騙取A銀行貸款的行為不構成犯罪。既不構成貸款詐騙罪,也不構成騙取貸款罪。

(1)洪某使用虛假的產權證明作擔保而騙取貸款,存在采用虛構事實的方法騙取銀行貸款的行為,但其目的為經營,而且主觀上想歸還貸款,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,不構成貸款詐騙罪;

(2)洪某雖然主觀上有騙取貸款的故意,客觀上也有使用虛假產權證明做擔保的騙取貸款的行為,但由于洪某及時歸還貸款,所以不屬于給金融機構造成嚴重損害結果或具有嚴重情節的行為。因此不構成騙取貸款罪。

2.洪某租用B公司汽車用于質押的行為(兩種觀點):構成合同詐騙罪或者不構成合同詐騙罪。

觀點1:合同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在簽訂、履行合同過程中,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,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,數額較大的行為。洪某與B公司簽訂租車協議,隱瞞自己不予歸還的事實,騙取B公司交付所租的車輛。B公司雖然可以根據GPS定位強行將汽車收回,但這不能否認洪某的非法占有目的,洪某具有排除B公司對車輛占有,而且利用車輛進行質押貸款的目的,換言之,洪某對車輛不僅有排除意思,也有利用的意思,因此洪某有非法占有目的。洪某的行為構成合同詐騙罪。

觀點2:合同詐騙罪要求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,且被害人具有財產損失。洪某明知B公司可以定位將汽車取回,不會有財產損失,因此,洪某只有利用車輛進行質押貸款的目的,而沒有排除B公司對車輛占有的目的。也就是說,洪某僅有利用的意思,而無排除的意思,因此,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。而且,B公司發現洪某沒有歸還車輛,便GPS定位找到車輛,并將車輛開回,B公司并無財產損失。因此,洪某的行為不構成合同詐騙罪。

(注意:觀點展示以后,需要作出觀點選擇,發表自己的看法)

相關閱讀

购买手机棋牌游戏